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毛毛虫

一万八千年的瑶族文明发展历史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探索原始人类社会“结绳记事”的起源  

2010-02-01 14:41:19|  分类: 探索原始人类社会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

 

 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探索原始人类社会“结绳记事”的起源

 

 

       在人们对远古人类社会的记忆中,人类的人文历史,似乎以“结绳记事”作为开端。在华夏民间中,有流传伏羲以“结绳”作为文字记录事物的传说。在苗族民间流传着的《苗族文字的丢失》传说中,由于牛把苗族记录事物的“字典”吃掉,因此苗族从此以后就没有了文字。于是苗族用“结绳记事”的方法,在苗族与汉族交界的地方绑上草绳,作为苗族疆界的界线标记。

       在瑶族民间,至今还保留着苗族《苗族文字的丢失》传说中,人们以结草绳的方式作为界线标记的民俗。

       在瑶族语言中,人们把大茅草叫做“大窦”;把小茅草叫做“鬟”。大茅草{大窦}和小茅草{},在瑶族的生活习俗中,除了是盖草寮的原料,和作为绑捆薯苗、禾苗的草绳外,还是瑶族圈荒地开辟耕地的标记物。

       在瑶族的民俗中,在春耕时节开辟荒地,首先要在待开荒的地界上用大茅草{大窦}或小茅草{}打一个结,插在自己所圈的荒地中,作为“此地有主”了的一个标记。如果有人也看上这块地,只要有人在此前打上了大茅草{大窦}结或小茅草{}结,那么他就只能另外圈地开荒了。

       瑶族语言把作为圈地标记用的大茅草{大窦}或小茅草{}结,叫做“大窦定”和“鬟定”。

       关于瑶族民间用“大窦定”和“鬟定”圈地的民俗由来,一直已来都没有引起人们的关注,因此至今一直还是一个谜。

       二零零久年的秋季,我回到了乡下。有一天我在一个小水塘边发现了几只田鸡,为了逗我五岁的儿子开心,我下水捕捉它们。在捕捉田鸡的过程中,我发现了瑶族语言中的田鸡,竟然隐藏着远古人类社会信息的大玄机。

       在瑶族语言中,人们把田鸡叫做“粮窦呱”。在我对瑶族语言“粮窦呱”的研究中发现,在瑶族语言中,人们把“田”叫做“粮”,把大茅草叫做“大窦”,把蛙类叫做“阿呱”。

       在我对瑶族语言把田鸡的名称,叫做“粮窦呱”的研究中发现,在远古时期的人类对稻谷的认识中,他们把稻草和茅草归类成一个科目。他们把在旱地生长的大茅草叫做“大窦”,把在湿地或水泽中生长的稻谷当作小茅草叫做“粮窦”。因此也就出现了现在瑶族语言,把在水稻田间生活的田鸡叫做““粮窦呱”名称。

       瑶族语言把水稻叫做“修{}”,把结满谷粒的稻子叫做“美{}”,把没有结谷粒的稻子叫做“茅”。在瑶族语言的语音中,我也再次发现了原始人类把茅草和稻草归类为同一科目植物的痕迹。

       根据瑶族语言把结出稻谷的禾叫做“修美”,把不能结谷穗的禾叫做“修茅”来分析,现代汉语把水稻叫做“米{}”,把旱地芦苇叫做“茅草”的语言,应该是从瑶族上述的语言中演变而成的。

       在这种语言关系的启发下,我发现现代语言把水稻叫做“稻”的语言,应该是由瑶族语言把茅草叫做“大窦”的“窦”字音演变而成。

       在我对瑶族农作物名称的研究中发现,瑶族语言农作物的语言名称,与原始时代的人类刚刚开始学会种植农作物的时代背景,有无比深刻的渊源联系。

       在瑶族语言中,人们把黄豆叫做“土{近音词}{}”,把长豆叫做“A土”,把花生叫做“土美告”。因此在瑶族语言中的豆类农作物名称中,几乎都含有一个“土”字音。

       在我对八排瑶农耕文化的了解中,在火烧排与里八洞排中,人们种植黄豆有一种特制的工具,叫做“土{近音词}美狄”。 在火烧排与里八洞排中,人们种植黄豆不用翻地,只用一根尖木棍在地上锹出一个洞来,放进黄豆的种子就行了。

在这种古老的种植黄豆方法中,我发现了瑶族语言把豆类叫做“土美”的由来。在瑶族语言中,人们把“用木棍在地面上锹出个洞来”的动作词,叫做“土”。根据瑶族语言把豆类农作物都叫做“土”来分析,在火烧排与里八洞排中,人们用一根尖木棍在沙质地上锹出一个洞,来种植黄豆的种植方法。应该是起源于原人类社会刚刚开展农耕文化,人类还没有先进的农作物生产工具的时期,创造的最原始的豆类农作物耕种方法。

在我对汉族语言把豆类农作物,叫做“豆”的名称由来研究中发现,汉族语言把豆类叫做豆的语音,应该是在藤蔓科豆类的种植过程中形成。

       在人们种植如长豆、扁豆等藤蔓科豆类中,人们首先要把藤蔓科豆类的茎蔓,引到用竹木支成棚架上,藤蔓科豆类才会有更好的生长趋势。在华夏民族的原始语言中,人们往往习惯把“引”说成“逗”,如“把他“引”过来”,往往会说成“把他“逗”过来”。因此我发现,汉族语言把“豆”类叫做“豆”的名称,应该由远古人类种植藤蔓科豆类时,用竹木枝把藤蔓科豆类的茎蔓“逗”上棚架的“逗”字文化形成。

       从瑶族的古老语言,能隐藏着许多远古人类社会的历史秘密来分析。瑶族民间至今保留着的用茅草打结,作为圈地标记的古老民俗,应该就是古老传说中,原始人类“结绳记事”古老人类文明文化的“活化石”。

       在我对瑶族民间保留着的用茅草打结,作为“本人已经抢先占有了此地”的标记文化研究中发现。原始人类社会中用茅草打结的“结绳记事”文化的形成缘由,其实与远古时期的石器,是远古时期的人类创造的理由一样,因为只有人类才会完成用茅草打结的工作。因此人类用茅草打结,作为“本人已经抢先占有了此地”的标记文化,在原始人类的最初应用中,应该是“此处已经有人来过”的标记。

       我在瑶族民间保留着的用茅草打结,作为“本人已经抢先占有了此地”的标记文化研究中发现,原始人类与现在我们所看见的狮子、豹子、虎、狼之类的灵长动物一样,也有圈地占领区域作为氏族发展生存地的痕迹。只不过是原始时期的人类,与狮子、豹子、虎、狼之类的灵长动物,以尿液的味道和爪痕作为“本人已经抢先占有了此地”的标记文化不同的是,人类用茅草打结的方式,作为“本人已经抢先占有了此地”的标记文化,显得人类比狮子、豹子、虎、狼之类的灵长动物已经进步了许多。

       在《苗族文字的丢失》的故事,苗族的文字是被牛吃掉的,和他们作为疆界的界线标记被火烧毁的传说研究中,我发现苗族远古记忆中所谓的文字,应该就是现代瑶族民间中保留着的用茅草打结,作为“本人已经抢先占有了此地”的标记。因为茅草是牛爱吃的食物,也是容易燃烧的东西。我在《苗族文字的丢失》的故事研究中发现,原始时代人类创造的“结绳记事”的文明文化,是在以文字作为界碑的文明文化崛起后,这种古老的人类文明才被人们渐渐淘汰的。

       在我对瑶族语言把大茅草叫做“大窦”;把小茅草叫做“鬟”的语言文化研究中发现。

瑶族语言把大茅草叫做“大窦”,把田鸡叫做“粮窦呱”;把菜地叫做“阿鬟”,把小茅根草也叫做“阿鬟”,把鸡冠叫做“归鬟”。

       在这种语言关联中,我发现在原始人类社会以菜类农作物,为主要农作物文明的时代。人类是用“阿鬟”{小茅草}打结的方式,来作为“本人已经抢先占有了此地”的标记。因此瑶族语言就保留下了,把菜地叫做“阿鬟”的语言名称。在人类社会以稻谷作为主要农作物的时期,人类以“大窦”{大茅草}打结插在地面上,作为“本人已经抢先占有了此地”的标记。因此人们就把稻谷之类的耕种地,叫做了“窦{}田”。

       从瑶族民间保留着作为圈地标记用的,大茅草“大窦”或小茅草“鬟”结,是在远古时代的人们,和狮子、豹子、虎、狼之类的灵长动物一样,也有圈地占领区域作为氏族发展生存地的时期,作为“本人已经抢先占有了此地”的标记来分析研究。远古时期人类“结绳记事”的文明文化,应该是由原始人类社会用茅草打结,作为氏族生存地域的标记文化发展成的。

 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026)| 评论(7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